• 扬州上演小鸟“戏荷图” 2019-05-22
  • 乌鲁木齐市明年起试点居民心脑血管病监测 2019-05-22
  •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05-22
  • 动物园里迎端午 大熊猫爬上爬下吃“粽子” 2019-05-22
  • 包头市:创新机制保护“户户通”用户权益 2019-05-14
  • 日本是世袭国家与民主相距甚远。 2019-05-13
  • 涨姿势!扑克牌里的人物是谁? 2019-05-12
  • 【在行动】渝北用大数据讲好“数字中国”故事 三年后将现“独角兽” 2019-05-12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5-12
  • 市领导调研利用侨务资源助力经济建设情况(图) 2019-05-10
  •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手机版 2019-05-10
  • 美丽城市研究人文美是城市之美的核心 2019-04-28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4-27
  • 香港海上龙舟队:同舟共济 拼尽全力 2019-04-25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4-25
  •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冥王你的爱章节列表 > 冥王你的爱_ 番外篇     冥王篇

    三地和值尾走势图:冥王你的爱  番外篇     冥王篇

        冥王篇

        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对我说了好多话,只是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等我有了意识,我试着寻找这个白色的身影,但她就像是我幻想出来的一样,虚无缥缈……

        一个大山之中普通的小村庄,没有战争,没有富贵贫穷。

        那年,我3岁,在正常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还在地上打滚玩泥巴,而我却有明确的目标。我很爱干净,通常陪着父母去地里干活,我就在旁边的土堆上蹲着,看着我们那一摊,如果父亲上来,就递过去一杯水。父母从来都不会因此夸奖我,只是对我笑笑。我自己心知肚明,我并不是他们所生,甚至……我似乎身上还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我很爱他们,也爱我现在所生活的地方,渐渐的,我忘记了脑海中最初想要找寻的东西。我本以为我会幸福的在这里过完我的一生,可美好却被一场噩梦打破。

        那年是我5岁的生辰……

        “把那个妖怪交出来?。。。?!”一声破门而入的巨响从柜子外面传来,紧接着就是稀稀拉拉的脚步声。

        “你们疯了吗?”我趴在柜子的缝隙看到母亲正冲一个人大喊。

        “我们疯了还是你们疯了!养这么一个怪物是特意来害我们的吗?”

        “你胡说什么!向明只不过是有一头红发,根本不是什么怪物妖怪!你们都听信那个妖道的话吗?”父亲的声音。

        父亲所说的那个妖道是最近刚来到我们村子的流浪道人。她长相丑陋,披着一个大斗篷,从来了就把村民们忽悠的团团转。

        “和他废话干什么!进屋抓人!”

        “??!你们干什么!”

        “给我搜!”

        这些人抄家般的涌进我家里,掀起一阵翻箱倒柜盆器乱砸一通的巨响。我躲在柜子里一声都不敢吱,恐惧迫使我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也许是我抖得太厉害,只听到一声大喝,柜子门被人像是用利器劈开,柜门的碎片散落在我的身边,大量的尘土让我咳嗽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光线使我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只觉得自己被人连拖带拽的拖出柜子,期间我的身体还被另一个人撕拽,耳边伴随着嘈杂,朦朦胧胧中还能听到母亲凄厉的喊叫。我东磕磕西撞撞,身上各处都传来不同的痛感。待我适应了光线,我已经被拖出了家门重重的扔在人群中间。

        “唔……”我不敢说话,恐惧的看着一张张狰狞的嘴脸,这些嘴脸明明以前都是好好的……

        从他们中间走出来一个披着斗篷的丑陋女人,她蹲在我面前用她那长满水痘的手抬起我的下巴?!拔依纯纯础?br />
        “唔……别……别伤害我……”我不敢动,也不敢哭,父母就在我身后无法过来,大喊大叫说了什么我也没听进去。

        “别怕,孩子,我们只是想把你身上的这个怪物去除而已?!彼底?,长满水痘的手向下滑去捏住了我的脖子?!按グ??!?br />
        又是一阵连拖带拽,那段记忆我只记得父母想要奔向我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这一路上,村中的小路上到处是挥洒的纸钱,时不时还有一群披麻戴孝的人抬着一口棺材经过。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挂了守灵番,每家每户都有新的奠堂。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弊プ盼业娜硕窈莺莸牡上蛭?。

        他这么瞪我让我有一种罪恶感,就好像这些真的就是我所做。

        我被他们带到一片墓地,墓地前有一个黑洞洞的坑,仿佛深不见底。这时抓着我的那个人开始撕我身上的衣服,我起初先是挣扎一阵,挨了几拳后就软绵绵的瘫倒在地。又有一个人过来将我的眼睛用白布蒙上,将我的手脚捆绑在一起。在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时候,恐惧就会加大数倍,迫使我不住的喊叫起来,那声音尖锐,简直和杀猪时的声音神似。

        “仙姑,这样他就不会害人了?”

        “只有大地深处才接近地府,地府乃冥王镇压恶鬼妖魔的地方,只有这样他才会被拖入18层地狱永不超生,还怎么出来害人?!蹦堑廊死湫σ簧?,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

        他们想将我活埋……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

        “哇啊啊?。。?!不要——!不要啊——!”我拼命地做着无谓的挣扎,被人拎了起来。一瞬间,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毫无重量,但我却很清楚我是在向下落。从背后传来一阵剧痛,我甚至能听到我身体上某个部位断裂的声音,顿时我的脑子里犹如被人搅了脑浆,耳朵嗡嗡作响,口里和鼻子里还有大量液体喷出来,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想认真听听,可是脑袋就像要炸了一样,疼的我再次昏了过去。

        “太好了……他还活着……呜呜……”一个妇女抱住浑身是血的红发男孩,他身旁的大洞里一个男人正艰难的爬上来。

        “先带他走!要不然他们发现了就糟糕了!”男人擦掉脸上土催促道。

        “相公……向明他还只不过是个孩子,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没有人性……”说着女人又抱紧了男孩。

        “这个村子我们待不得了,快!什么也别拿了,现在就出村!”说着,男人搀起女人就跑。

        男人应该是已经受了伤,跑路一瘸一拐,脸上的表情扭曲,却一刻也不肯停留。他们出了村子在一个废弃的土地庙休息,那时天空开始下雨,破旧的瓦力被雨水冲落,却有茂密的树叶为他们继续挡雨。

        男人脱下他的外衣将男孩包住,妇女则用衣服沾着雨水轻轻擦洗男孩脏兮兮的脸??吹侥泻⑼壬嫌猩?,便落下几滴热泪,撕下身上一块干净的布料,给男孩包扎伤口。

        “相公……”

        “没事的,会没事的……”

        雨过天晴后,男人在附近找到了一些药材,可以简单治疗一下男孩所受的伤。土地庙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盛东西的器皿,妇女就用石头碾碎药材,抓在手心里一点一点涂在男孩的伤口上。

        “唔……疼……”药材刺激伤口,男孩痛的发出一声呜咽,随后便睁开眼睛?!澳盖住?br />
        “向明!我的孩子……”妇女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扑倒在男孩身上痛哭流涕。

        “醒了!”男人也冲进屋,围坐在他们身边。

        “……父亲……”男孩又喃喃一声,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他伤的太重了……”男人说道。

        “这段时间又要辛苦你了……”妇女望向丈夫,脸上还挂着泪痕?!叭绻娴囊览氡稹蚁M俏颐堑拿椿凰?,这不也是对的起那个人的救命之恩?”

        男人抬手擦去妻子脸颊的泪水,将她拥入怀中?!耙彩鞘焙蚋酶嫠咚?,我怕我们的时间不多了?!?br />
        几日后,男孩的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知是草药的效果好,还是这孩子的治愈能力本身就超乎常人。

        父亲又出去找吃的了,母亲叫我过去,我便于之相对而坐。她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膝盖上,酝酿了好一阵才缓缓开口道:“向明你知道的,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想你心里也一定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我知道……”就像预料到将会发生一件不可挽回的事情一样,我的鼻子有些酸了。

        母亲看着我又缓缓道:“你的母亲,是一个犹如仙子一般的人,她一身雪白,就连头发也如同白雪皑皑……她曾在我和相公最?;氖笨叹攘宋颐?,但是我们发现,她似乎在逃命?!?br />
        “……”

        “她怀中一个沾满黑色鲜血的襁褓里有一个红发婴儿,婴儿并没有受伤,那些血是她自己的。我问她‘你带着这个孩子要逃向何处??’她回答我‘不知道……我没有办法,我不想连累这孩子’我和相公不知道要怎么帮她,正在绞尽脑汁的时候她又突然跪下来求我们‘求求你们,收养这个孩子吧,他是神的孩子,我不能因为我的过错伤害了他们两个人’你母亲所说的另一个人正是你的父亲?!?br />
        “……”我的手在颤抖,思绪已经凌乱了。母亲抓着我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所以……你不是什么怪物,也不是什么妖怪,你是神的孩子……”

        这种身世被突然澄清的感觉,真的是无法承受,即使我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母亲见我不说话抬头看了看天色,皱起眉头。她晃了我两下,突然起身领着我一路向外跑,跑出土地庙又继续往深山里跑,最终她将我推到一颗树洞中,这树洞口极小,只能容下我一人。

        “呆在这里,不要出来……”说完,母亲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如此留恋……

        母亲走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声响雷将我惊醒,我先是有些发蒙,胡乱的看了看黑漆漆的两侧。

        “母亲……”我心慌的厉害,轻唤一声没人应,又唤了几声仍没人应。

        我战战克克探出头去,天黑沉沉的,还下着雨。我从一旁的灌木丛揪下一片不知名的大叶子顶在头顶,小心朝母亲走的方向寻去。我走的腿有些酸疼,才看到前面燃起一片火光。我小心靠近,只见一群手持火把的人,围着两个人,我迅速躲到一颗树下。

        雨开始小了,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时我才看清眼前是怎样的光景。我几乎差点叫出声,我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泪水就像刚才下的雨,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唔……你们……别想……”父亲趴在地上,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把匕首,正向外喷涌鲜血。母亲却以身首分离……

        “杀了他,敢私藏怪物,他们就是同伙!”

        一个村民怒吼着,一脚踢在父亲的脖子上,将那把匕首硬是给踢掉了。另一个人捡起来,一手揪起父亲的发髻,将刀探向他的颈下。我猛地转回了身,紧紧靠在树上,只听身后传来父亲丝丝拉拉痛苦的喊叫,我的身体猛烈的颤抖?;肷淼难憾荚诜刑?,我此时恐惧、悲痛、愤怒,浑然一体,瞬时间爆发了出来,我简直是嘶吼出来的。只听身后顿时一阵吵杂,数人向我奔来的脚步声犹如打鼓。

        我强拽回一点理智,踉踉跄跄东撞西撞,双腿已经软的无法好好走路,硬是那个样子跑了出去。前面就是他们还未处理的因瘟疫而死的尸体和棺材,我掀起一个没有钉严的棺材,直接钻进去,里面是一具腐烂到一半的尸体,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只听棺木旁一群疯狂的脚步袭过,越来越远,我便在这恐慌中沉沉睡去……等我在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棺木外面除了鸟叫和呼呼风声,没有半点人们的吵杂。我支起棺盖,一只手还不小心按在了腐蚀的肉快上。我回头瞟了尸体一眼,心道:“你可真可怜啊,你的家人不去好好安葬你,反而去惩戒什么妖魔鬼怪,还真是把自己想的多么英勇?!?br />
        我出了棺材才发现这个坟地其实已经恶臭弥漫,尸横遍地。真是已经想象得到他们疯狂的在这些尸体堆里寻找我时的样子。

        我已经将近一天没吃东西了,又精力了那样的事,甚至现在想到我还能撕心裂肺的痛哭一场。我走着走着,脚底像是踩了棉花,越来越无力。太阳就像是在恶作剧一样,硬是把我身上的体温升高数倍,接近脱水,终于……我眼前一黑,再次倒下……

        等这次醒来,就和前两次完全不同了……

        我躺在一片干草铺成的垫子上,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红木的天花板,紧接着是一个瘦小的背影,那背影的肩膀一直抖动,似乎是在做什么。

        “你……”我本想说‘你是谁?’可张嘴发现嗓子简直干的发不出声音。

        听到身后的动静,那人转过身来?!澳阈牙?!”

        这是一个比我稍大的女孩子,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只是原本可爱的脸蛋被脏兮兮的泥土玷污了。

        我愣了片刻,还想问刚才的话,但是动动嘴又闭上了。

        那女孩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向我这挪了挪,递过来一杯水后缓缓道来?!拔沂谴哟遄永锾用吹?,我们应该是见过,但对谁都没有印象?!?br />
        我喝了水又接过她递来的食物就是啃,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女孩又继续说道?!拔医行〈?,我是个孤儿所以没有别的名字,最近总能听见他们对你喊打喊杀,还不知道你叫什么?!?br />
        她这番话说完,我简直是抛了一个冷眼色给她,虽说她并无恶意,但在我现在的思想里就是一种藐视。不料这女孩见我目露凶光没有恐惧反倒冲我微微一笑,那笑容简直甜的要命,令我没有理由在瞪她。

        她道:“今后你我就要相依为命啦!”

        “……”

        “你别怕,那些人早就跑了,知道因为什么吗?”

        “不知……”我道。

        “那个说你是魔鬼的道人不知道何时染上了瘟疫,死在自己家中了?!?br />
        “死了也不解我心头之恨??!”吃过食物我有了些力气,我恶狠狠的将盛水的小碗扔在一根柱子上砸碎了。

        “……”这次换她不说话了。

        那天之后,我便与小春在这间略为破旧的房子里相依为命,渐渐的我对她有了好感。她在我身边为我遮风挡雨,洗衣做饭,有时还会给我洗澡,活像个家庭主妇。过了大概两年左右,我对她的感情已经达到了想娶她为妻的地步。

        这天,我们刚采集完需要的东西,突然我的头顶传来一阵剧痛,疼得我手心冒汗,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她看到我这般模样吓坏了,连忙抛下手里的东西跑过来。

        “向明!你的头!”她指着我的头顶,震惊的喊道。

        “我的头怎么了?”疼痛一阵便好了,我又跟没事人一样站起来。

        “你的头上……长了两个犄角……”

        她说完我简直险些没瘫倒在地,我赶紧抱住头来回摸,摸到了两个尖尖还有些柔软的凸起。我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双手无力的锤了下来。我很想哭又很愧疚,没想到我真的是个怪物……就因为我这个怪物他们死了……

        “啊,终于找到了?!蓖蝗灰桓瞿腥说纳粝炱?,我忙转头将小春挡在身后,可看见这人的模样,我似乎有条黑线从我脸颊滑过。

        这人一身轻纱黑衣,只有衣服边和毛茸茸的皮草是鲜红的,身体凹凸有致,火红的长发随风飘扬,发髻上插着精致的簪子,妖娆的眼睛犹如红色的琥珀,高挑的鼻子下是勾起弧度的血红双唇,若他不说话,还真是个绝世美人。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我很不友善。

        “别这样嘛,你看我们都是同样的发色,况且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彼诔逦遗酌难邸?br />
        “……向明……”小春有点害怕了,抓起了我的衣角。

        “有我在,没事的?!?br />
        那男人看我对她很在意,盯了我们一会儿缓缓道:“你以后有很多机会去?;に?,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你?!?br />
        “我?”我说。

        “不错,你是下一个将要代替我坐上王位的人?!蹦腥说挠锲涞醚纤嗔?。

        “那么,你是谁?”我道。

        “我叫肖毅,我是冥王?!?br />
        “!”听到这句话后,愤怒冲破了理智,不由得从心底发出一阵冷笑。

        “向明……?”小春被我的冷笑吓到了。

        我的嘴角没有放下:“你方才说,我是将要代替你坐上王位的人?为什么?”

        他听到我的笑声表情透露出一丝忧伤,但这并不让人察觉。他蹲下来,牵起我的手说道:“我当冥王当了数亿年,早就厌倦了……而你,是神的孩子,原身恰巧是龙的形态,正是代替我的最佳人选?!?br />
        我的面容变得狰狞了,又冷道:“好啊,那我就代替你,我要让那些人坠入18层地狱永不超生??!”

        “向明!”冥王一把抱住我,顿时我的愤怒消散?!澳阆衷诨剐?,有些事情你并无法掌握火候,我会慢慢教你,等你可以完全担此大任为止?!?br />
        自那之后,我和小春被毅接到了冥界生活,那里真不愧叫做地狱,真是永无天日,每一天都是黑夜,到处是枯枝败叶寸草不生,就连河水都是布满铁锈味的红色。阴兵幽灵到处都是,吓得小春再也没有出过门,也就过了几个月,小春再也受不了,返回了人间。毅还特意为小春在人类的村庄附近准备了一个住所,这样她既不愁吃喝,我也时??梢匀ヌ酵?。

        13年之后,我已长大成人,毅能教我的东西也都教完了。我与小春的感情也发展到了那个地步,那日是我登上冥王王座的日子,我去看了小春,并在她的肚子里留下了我的骨肉,之后的日子将要全身心投入到冥界的繁忙之中。我提过多次要接小春回来,可她不同意,她说,‘这个孩子不应该生活在黑暗里’。我无法反驳,不错……他不应该像我一样……

        原本可以美好的过完一生,但是好景不长,有些事情即使我当上冥王也无法预料到……

        那年,我的孩子刚满2岁,村中的几个老村民在我一次看望妻儿的时候撞见了我,立即就将我认出。原来,他们就是17年前,杀害我父母的人。我当时并没有看到他们,以至才发生那样令我今生都会后悔又痛恨的事。

        他们趁我不在,带着村里的人,闯进了小春所居住的房子,将我两岁大的儿子扔进火堆活活烧死了。他们将对我的仇恨统统发泄在小春的身上,似乎觉得光是烧死了我的孩子还不够,他们还肆无忌惮的在小春的身上使用酷刑,3天3夜,直到小春再也忍受不了痛苦的死去……

        在我得到消息时已经过了2个月,那边毅已经冰封住了小春的尸体,一直都不知道要怎样告诉我。

        那天,我疯了一样的闯进毅的隐居之地,大闹了一场,最后还是被毅一掌打的冷静了些。然后他也没拦着我,我又去了趟那个村子,我知道冥王杀人必会受到上天的巨大惩罚,所以我招来了凶神厉鬼,不是说我是招来厄运的恶魔吗?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招来厄运!

        我周身缠绕着愤怒的黑气,双眼血红,用他们对待小春的方式,加倍奉还给他们。使得那一夜血洗了整个村子……这些人死前对我说什么做鬼也不放过我?真是可笑,我到要看看你们怎么不放过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人饶命啊——”一个鬼魂扑倒在我的脚下,恳求着。

        “饶命?我给过你们机会,但是你们偏偏不要!”我踢开他,拍了拍脚下并不存在的灰尘?!澳忝遣皇撬滴沂枪治锫??好嘛,怪物现在要给你们定罪了!”

        “求求你了,冥王大人??!在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又一个扑倒在我脚边。

        我简直气的浑身发抖,连语气都不稳了?!案忝腔??你们倒是给过我机会吗?给过我妻儿机会吗!”我猛一甩手,黑色的火焰将那鬼魂包裹,令他惨叫不止。

        “我们……我们只是被那个妖道迷惑了!而且我……什么都没做??!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一个女性鬼魂竟然开始为自己狡辩。

        我不理睬她,站起身用极其阴冷的眼神瞪着他们,嘴角不自觉的咧开大笑起来。我心底的愤怒过后,竟是像捕捉到可口的猎物一样的兴奋?!霸诘赜?,你们是死不了的,好好享受我送给你们的待遇吧?!?br />
        听着哀嚎声渐渐远去,我兴奋无比的心开始狂跳不止,迫不及待的开始策划怎样折磨他们……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对他们的报复也终于感到无趣了,渐渐开始思念我对小春的爱。我常常待在放着小春尸体的红色门里,静静地凝望着沉睡的小春。失去她们使我的生命残缺,我便开始寻找可以填补的东西。

        有天毅对我说:“你的身边除了我就在没有其他人了,你何不四处寻寻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人?”

        “我也正有此意?!背诵〈何宜疾灰?,但这是办不到的。

        毅拍拍我的肩?!澳阕罱哿?,去外面走走吧。我之前去过一个国家,那里人说话虽然听不懂,不过景色和环境很能让人感到舒心,最近还听说那边出现了一个妖物,你不去看看?”

        “妖物?也好,如果能为我所用,我何必什么事都自己跑?!彼底?,我一拍大腿准备启程。

        “需要我跟着你吗?”毅凑过来。

        我一脸嫌弃道“不要,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br />
        毅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送我出了冥界,不在跟随。

        我化作飞龙飞过海域,到达了毅所说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此时正式冬季,漫天飘雪,果真如毅所说,无论是房屋还是人都有一种舒心感,甚至我不自觉的买了件和他们一样的衣服穿在身上。

        冬天就是冬天,冻得人瑟瑟发抖。刚好看到一家卖皮草的店铺,顺手买了一件黑色的,虽然语言不通,不过交易无比的顺利呢。

        身后响起一阵惊恐的嘈杂,我刚一转身就有一个满是血气的小东西窜入我的皮草下。我低头看去竟是一个浑身是血黄发男孩,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顶在我的喉咙下。

        “Don'tmove,oryou'llopenyourthroat.!”他说了一句什么,我听不懂,不过无非是让我不要动。

        这就是我收下的第一个妖怪的孩子,彦萤·诺里尔,也是至今为止我最忠实的手下。虽然只有6,7岁,但却已经可以为我承担很多劳务了。

        这个小家伙任劳任怨,对我也是十分的尊敬,偶尔还变成原型,一只有着三个头的魔犬当我的坐骑,就连毅都对此羡慕不已。

        第二个收养的孩子神泉,是我在一个叫做埃及的地方找到的。她是一条长着翅膀的白蛇,当时被困在一座三角形的塔里,浑身上下都是锁链,动弹不得。不过我将她接回来后,也用了同种方法将她关起来。她的怨气太重,且不能马上化解,她甚至不能说话,除了我,谁靠近都会冲他们呲牙裂嘴发出低吼。

        第三个,是我从一片森林里抓到的妖马蛮龙。当时还有一匹鹿的,他们同是由四方花草树木的灵气结合而成,可惜让它跑了。这匹小妖马可爱极了,一逗他就股着腮帮子尥蹶子,不理他还往身上蹭,甚是粘人。我把他安排到照顾神泉的工作上,让我惊奇的是神泉竟对他有亲切感。

        等到了第四个,更确切的说是我在完成天宫安排的任务时救下的,唯独这个孩子,让我无法自拔的将父爱统统献给他。

        男孩名叫于千兽,是一只由人类所生的九尾狐妖,至于他是为何生自人类的肚子,那就是个未知的谜团了。这个孩子于我儿子肖玉狐极像,见到他就像见到了我长大的孩子,那种久违的感情和痛苦袭之而来,让我很久都没有平息。

        我给他从新起名字,就和我儿子的名字一样,‘于玉狐’,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疼爱??墒钦飧龊⒆硬⒉幌裼窈茄郧?,简直难管的狠。他还不怕我,让他往西他偏往东,让他坐着他非躺着,要是说他几句就耍赖粘着你不起来。不光这样,他与其他同龄的妖怪都不友好,尤其是彦萤,只要一见面就会打起来,甚至变回原型,把他们所在的地方搞得乌烟瘴气,对他还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有天晚上,玉狐趁我睡着爬上我的床。胸口的酥麻使我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皮。我掀开被子,眼前的一幕简直是令我无地自容。这臭小子把我的里衣弄得一团糟,竟然吮吸起男人本不该哺乳的地方。

        “小混蛋你干什么?”我强忍着异样,拎着他的后颈支开他。

        “对不起……我……只是想感受一下吮吸母乳是什么感觉……”我并没有打他,他反倒开始哭了,他这一哭让我顿时心软了。这真的怪不得他,从出生就被抛弃的孩子别说是母乳,就连人类最基本的被爱都感觉不到。

        我叹了口气,将他拥入怀中,抚摸着他的头?!昂昧恕悴辉偈且桓鋈肆恕?br />
        “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父亲……”

        听到他对我的称呼,我愣了片刻,他这样称呼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每次听到心中都会莫名的有种满足感。

        第五个……我因为这个孩子比前者更加痛苦……也是在我见到她的时候,我才肯定,我与小春的情缘没有那么容易断……

        女孩年仅4岁,名叫于冰,是玉狐的亲妹妹,同是妖狐的原身,只是她只有两条尾巴。一头白发如雪一般,再配上白衣,就像极了冰雪的主人。她的容貌与幼年的小春一般无二,为此我还大费周折,查询了她灵魂的根源。原来小春死后灵魂受损,在虚无缥缈的世界飘荡了多年,才摸回冥界,投胎转生。

        小春转世对我来说是件极好的事,可这孩子和玉狐一样,身上背负着另一个使命。我把她安排给了我最信任的彦萤,还再三叮嘱,绝对不能让她靠近红门。我不想让她看到那个前世的她,在她未成年之前,我也绝对不能对她抱有任何目的。

        之后的几年里,我让他们这些孩子相互切磋,以获得我坐下冥兽十将的排名。他们个个都竭尽了全力,最终,以玉狐第一,冰第二,彦萤第三,神泉第四,蛮龙第五的顺序排好了。

        这次的切磋令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玉狐的体内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他即便已成为大妖怪九尾狐,但有时还是会控制不住力量,伤害到别人,在切磋过程中他多次险些要了对方的性命,若不是我及时出手,恐怕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地步。我因为这件事找过毅,毅告诉我玉狐必须要去趟魔族历练,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力量。

        “那他需要多久?”我不太希望他去那个地方。

        “不知道,就得看他自己了?!?br />
        听毅这么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懊槐鸬陌旆寺??”

        “没有了?!?br />
        不行,魔族是所有罪恶的根源,玉狐好不容易从邪恶中恢复原本小孩子该有的特性,现在却要将他再送回到那个环境,我于心不忍啊。于是我就像自己能找到更好的方法一样,慢慢的腾时间,终于……就连我也控制不了玉狐的力量时,我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晚上,我叫玉狐来我的房间,像之前一样将他拥入怀中,任凭他肆无忌惮的吮吸我的乳头。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摸他的头。

        没有过多的叮嘱,我把他交给了魔王派来的使者,那使者见玉狐是小孩子应该是想抱一抱,不料被玉狐呲牙拒绝了??醋潘窍г谖业难矍?,我开始担心了,真的怕玉狐会在那边被欺负。

        玉狐一走,其他十将似乎都表现得放松了许多,彦萤更是明显的跳起来喊了一声“yes!终于走了??!”看来他们关系真的很不好,也不知道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

        玉狐走后的第四日,魔族使者又一次前来拜访,我还以为是玉狐适应不了他们的环境,出了什么事呢,连忙询问。

        使者道:“冥王大人别担心,小狐狸在那边很受欢迎的,而且他对他的老师也非常尊敬?!?br />
        我长舒一口气:“那就好,不知使者此次前来有何事?”

        使者又道:“魔王大人一直在寻求永生之法,他想请冥王大人过去一趟,请教转生之事?!?br />
        原来魔王也怕生老病死啊……我不禁心想,也没特意戒备,我将冥界安排妥当后,就与使者之身去了魔族的地界,幽冥之地。

        说实话魔族要比冥界好的太多,起码分得清白天和黑夜,花草树木个个都美得犹如仙种,谁像我那地界几万年不开花,开花也只开那一种曼珠沙华。

        “玉狐在那里啊,我顺便去看看他怎么样了?!惫凵凸ё寰吧?,我便又想起了刚到这里的玉狐。

        那使者行色匆匆,催促我道:“小狐狸才刚来这里,您这样过去难免会让他不够专心了,前面就是魔王大人的宫殿?!?br />
        “……好,那我便不去打扰他?!?br />
        跟着使者走进魔王的大殿,被周围金晃晃的建造惊的瞠目结舌?!坝星媸怯星蔽夜首髡蚨ㄉ狭思父鎏ń?,来到魔王面前。

        魔王的模样很老,看起来像个70多岁的老头子。他头顶一对犄角和我的十分相似,只不过他又不是红头发,完全和我联系不到一块去。

        魔王向我招手,示意我坐到他身边同样是金晃晃的椅子上去。我微微弯腰,对他视为尊敬,坐在他的旁边。

        “冥王大人不必拘束什么,在这里就想在家里,没有什么规矩的?!蹦跣Φ?。

        “这可不同,想不拘束都难?!蔽也⒉幌不逗捅鹑讼辛?,盼望着赶紧进入正题,于是我又道?!安恢滥醮笕硕宰泻尾唤??”

        魔王的笑容没有了,默默的盯着我好一会儿,才开开口道:“……诶……我虽然是魔族之王,却也会有死的那一天,冥王大人既然是掌管死亡的神,那你一定有办法让别人长生?!?br />
        “冥王是掌管生死不假,但魔王大人你知道吗,万物终有轮回,即便是我,也会有一天魂归尘土?!?br />
        “这个道理我懂,但是冥王大人你看,我魔族看似祥和,可实际上并未条条有序,我也年岁以高,过不了多久就无法治理?!?br />
        说了这么多原来是不像让出王位啊,我对此十分厌恶。见我不说话,魔王又继续说。

        “我们的力量也很弱,根本也不是其他组群的对手。若……若永生难寻,但求个力量也行?!?br />
        我站起来,已经不想在和他浪费时间了?!澳醮笕?,本王在这里奉劝你一句,只有用心修行才是所有目标的起源,坎坷是在正常不过的,可一路登顶简直就是妄想。今天就到这里吧,本王告辞了?!?br />
        我刚转身想要离去,身后的魔王突然冷笑起来,周围的气氛也瞬间大变。

        他恶毒的笑道:“不愧是冥王,对你手底下的生命都这么冷淡,不过你就没有想过,我叫你来的目的可不止这一个?!?br />
        我惊了,展开防御状态,怒道:“你想干什么!”

        “冥王大人可能有所不知,魔族除了靠修炼提升自己的力量外,还有一用方法可以瞬间省去修炼的过程?!?br />
        魔王的身体在变化,从一个人样在说话的过程中已经转变了好几种形态,那些形态出现都是一副要挣脱他的样子,就好像……那些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

        “……”我说不出话,此时整个王宫里就我和这个怪物,我竟然被他的恐惧压的无法动弹。

        只见魔王咧开长达耳根的嘴角,慢慢的吐出一句话?!澳蔷褪峭淌??!?br />
        眨眼间他朝我呼啸而来,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黑暗中,有听到锁链拖过地面的声音,我的身体麻木动弹不得,下身就像不存在一样没有任何感觉。我再次昏了过去,昏昏沉沉中耳边又响起几个人的笑声,那笑声分明是在嘲笑,是在嘲笑我吧。

        我猛地睁开眼睛,可眼前仍旧是黑的,应该是有东西蒙在我眼睛上。我伸手去拽,却发现我的双手被固定在头顶动弹不得。

        扭动几下无果便听到旁边有人笑道:“省省力气吧,冥王大人?!?br />
        “你们??!真是放肆??!快给我解开!”我气得骂道。

        “诶呦呦,我好怕啊,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蓖蝗?,一个人抓住我的腿,开始撕扯我身上的衣服。

        “你们这些混蛋!别碰我!我绝不放过你们!”他们的力气太大了,根本挣不开,就这样无抵抗的被他们脱了个精光,这简直是对我的最大侮辱。

        我还想骂什么,脚趾突然被什么东西扯掉顿时让我惨叫一声,紧接着,又一个脚趾被扯掉,硬生生的带下脚面的一片肉。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混蛋??!”我抬起另一条腿就踢,却什么也没踢到,反而这边的脚趾也被扯了去。

        我疯了一样的挣扎,大喊大叫,耳边回荡着满足的嘻笑践踏着我的尊严。脚趾之后是脚面然后是小腿在然后是膝盖,每一处痛苦都冲击着我的意识,令我清醒无比。我突然想到昏倒前魔王说的那句话?!澳蔷褪峭淌伞痹础沂翟诒蝗舜咏乓坏阋坏愕目惺场?br />
        冥王就这样没日没夜被前来光顾的魔族啃食,每次啃食过后都有一名治愈力极强的魔族治疗冥王,使其被啃食掉的部分在从新长出来,再被啃食……惨叫声回荡在那片区域,久久不得停息……

        我甚至绝望了,也记不清在这里被这样对待了多久,身体早已软弱无比,就连嚎叫也都变得无力。在他们看来我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所以就连束缚我都不愿意束缚了。

        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周围到处都是刚才暴行过后的血?!业难谷皇呛谏摹揖驼庋勺糯舸舻目醋派峡胀ψ叛5奶旎ò?,身上的衣物破碎不堪,凌乱的头发遮住我部分视线,夹杂着汗水和腥臭接贴在皮肤上。我的脑海里如呼啸的狂风,愤怒、怨恨相互交杂,只要找到机会……只要有机会……

        “向明……”一个微弱又急促的声音打破我的思路。

        我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牢笼外面毅满脸悲痛的看着我。

        “是你啊……”我红了眼,竟咧开嘴笑了。

        “对不起……我来救你了?!彼艉苄?,好像怕被人听到。魔族从不让族群以外的种族来这里‘光顾’我,先不说他是怎么进来的,因为这对我想做的下一步也没什么关系。

        我起身慢慢向他爬去,双腿的肉还没有长全,露着惨白的骨头随着我的爬动在地上摩擦,发出骇人的咯咯声,那时我就像个嗜血的怪物,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向明……”

        毅还在对我说着什么,看着他涂满鲜红的嘴唇不停的开合,我却什么也听不见。我的脑袋里此时回荡着一个词,不停的撞击,不停的震荡,以致我的听觉都受损了。

        我爬到他跟前抓着栏杆强撑着坐起来,把头靠向他的手。我感觉到他在颤抖,他是在为我哭泣吗?

        “毅……”我冷冰冰的张开口,就连看他的眼神都变得可怕起来。

        “……向明……”

        “帮帮我……”

        “我就是来帮你的?!币慵鼻械奈兆盼业氖?,左看右看,寻找着突破口。

        “那就太好了……你知道吗?我倒是要感谢这些家伙……”

        “……?”

        “是他们教会我怎样快速变强!”

        “——!”

        我突然伸出另一只手猛地戳向毅的左眼,那一刻我没有犹豫,或者说…是根本不会犹豫。

        毅惨叫一声手捂着眼睛瘫倒在地上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既惊恐又震惊。我没有理会他,捏着从他左脸上扣下来的眼球放入口中嚼烂吞入腹中,顿时我就感到有股巨大的力量蔓延了全身。我站直身体,黑色的烟雾缠绕在我的身旁,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瞬间愈合,令我兴奋不已。

        “向明!”听到毅一声喊,我兴奋而扭曲的脸立刻转向了他,那时毅一手捂着左眼,鲜红的血液正顺着手指指缝流淌,看他这副模样,我没有任何自责,反倒满意的冲他一笑,化作原型撞破天花板,飞向天际。

        回到冥界,十将们都担心的围过来,但是看到我此时的模样,个个胆怯的褪去,只有彦萤一人陪着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逃离魔族之后,我没在去找过毅,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之后我发现我变了,变得就连自己也觉得害怕。我开始想成为最强的,我一边想尽各种办法不停地增强自己,一边严厉的训练十将,方法残酷。他们曾多次向我哭诉,不过我并没有心软,反而加倍。

        久而久之,我的性情也开始不稳定,动不动就发脾气,曾因为一个小孩好奇,还动手打了冰……我有时很恐惧,很恐惧被人压迫,我有时也很害怕,害怕比我强的人会对我不利……因此凡事遇到比我强的家伙,统统被标为猎杀目标,供十将练习。渐渐的,许多妖魔鬼怪都对我开始闻风丧胆。至于曾经啃食过我的家伙,我已经想好了全新一套折磨他们的办法。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边的小家伙们一个接一个的长大,却浑然的将另一个孩子遗忘。直到有一天,玉狐闯进我的大殿,才让我想起来。

        “父亲!”听到他叫我我一时之间愣住了,眼前一个强壮高挑的红发男孩正满眼闪烁着泪光。

        “父亲……我回来了……我好想你……”玉狐冲到我怀里,颤抖的哭泣。

        “我的孩子……你回来了……”我故作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在他的额头留下一吻,实际上,我对他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刻了。

        “父亲……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我这些年可是担惊受怕??!魔王那家伙对我一点都不好,他还对你另有所图??!”玉狐一边说着,一边一个劲的在我怀里蹭来蹭去。听到他说起魔王,我的脑海中就又浮现了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被啃食的日子,身体不由得僵硬。

        玉狐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抬起头看着我。我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

        “啊……过得和以前一样……”

        “父亲……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没有……”我今天的状态很不好,多余的因素都因为玉狐突然回来,我也不想在和他继续一问一答下去,正好他回来满身臭汗,于是便催促他去洗澡。

        沐浴中这个家伙也不老实,简直就没长大一样,小孩子会干的他都干了。

        与他拉拉扯扯回到卧室,他开始和我讲述他这些年的事迹。见我听的不够认真,得意的说道:“我和布雷德杀了魔王哦?!?br />
        听到这句话后我目瞪口呆,当年那个魔头连我都没办法对付,他却……

        “父亲?”

        “……明天跟我比试一下吧,我想看看你现在的成果?!?br />
        “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这么多伤?!庇窈挠锲纤嗔?,他抱紧我时我才发现原来与他相比自己这么渺小。

        “……和你没有关系?!?br />
        “父亲……”

        我知道他只是在意,但是拜托了……不要在问了……

        他突然压上来的时候真的把我吓坏了,我试图推开他,他便用法力压制住我,令我无法挣脱。我开始害怕了,对于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我开始恐惧他的力量。我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他吼我,我挣扎的累了就紧闭上眼睛不在看他。最后他还是拿我没办法,解了对我的束缚,乖乖睡觉了。

        第二天……我从玉狐的臂弯里坐起来,看向他的睡脸时,再也不是慈父看自己儿子的表情。

        那天,我将他关在曾经关神泉的地方,折磨他,践踏他,几乎把所有对魔族的不满通通发泄在他的身上。起初他哀嚎求我当他出去,到了后来,也因为怨恨对我虎视眈眈?!坝窈闭飧雒肿阅瞧鹞以僖裁唤泄?,到了后来我也不敢再叫……

        我的高傲和要强最终被彦萤打破,不过我倒是要谢谢他,如果不是那日他让我屈服在他身下,我恐怕也没那么快恢复过来,但最后我没有和他在一起。爱他,我当然爱他……只是,千兽给我的痛苦只有在皮肉上,而彦萤却在心上。

        千兽,这是在那之后的称呼,我早些年就说过,他的名字是狂野愤怒的,如今在与他床上交缠时却略为亲密。千兽每次都很粗暴,我并不喜欢和他做这种事,即使是从前也不喜欢,男人身上,本就不该有接受男人的地方……

        不过……有生之年爱过他们……我也心满意足了……

        20181110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冥王你的爱》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18745193677
    发表于 04-07 18:50
    漫画太累人.........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发表于 01-05 10:58
    可关注我的微博,被囚禁的女王获得最新漫画作品,有妖气漫画禁播的图片都在~也可以关注QQ1690372614相册查看,各种同人图片~
     
    游客
    发表于 11-16 14:39
    求更
     
    csjsdmn
    发表于 09-18 19:24
    大大加油(? ??_??)?更新?。。?!我支持你哦(?-ω-`)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谢谢,因为工作一直都有脱更T^T(发表于 09-27 23:07)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发表于 08-19 14:44
    还没有
     
    幻雲
    发表于 08-15 11:46
    还有吗?已经完结了?(?í _ ì?)
     
    幻雲
    发表于 07-20 07:22
    千兽吧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发表于 07-06 23:24
    快完结了~还有番外,他们的过去不知道读者们感不感兴趣
     
    幻雲
    感兴趣( ?▽` )(发表于 07-08 10:02)
    游客
    大大,冥王最后会跟谁在一起???(发表于 07-13 13:27)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你希望他和谁在一起呢^O^(发表于 07-16 20:18)
     
    幻雲
    发表于 07-05 15:58
    ︿( ̄︶ ̄)︿加油?
     
    幻雲
    发表于 06-09 08:35
    大大节日快乐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BL小说总榜
    最新BL小说
  • 扬州上演小鸟“戏荷图” 2019-05-22
  • 乌鲁木齐市明年起试点居民心脑血管病监测 2019-05-22
  •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05-22
  • 动物园里迎端午 大熊猫爬上爬下吃“粽子” 2019-05-22
  • 包头市:创新机制保护“户户通”用户权益 2019-05-14
  • 日本是世袭国家与民主相距甚远。 2019-05-13
  • 涨姿势!扑克牌里的人物是谁? 2019-05-12
  • 【在行动】渝北用大数据讲好“数字中国”故事 三年后将现“独角兽” 2019-05-12
  • 人民日报社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9-05-12
  • 市领导调研利用侨务资源助力经济建设情况(图) 2019-05-10
  •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手机版 2019-05-10
  • 美丽城市研究人文美是城市之美的核心 2019-04-28
  • 美国防部宣布暂停8月美韩联合军演 2019-04-27
  • 香港海上龙舟队:同舟共济 拼尽全力 2019-04-25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4-25
  •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重庆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排列三走势图连线专业版 中国竞彩网竞彩足球 香港马会唯一官方网 七乐彩中奖票 pk10机器人 qq彩票混合过关 彩票平台下载 中彩网双色球中奖号码分布图 六合彩码报 福彩欢乐生肖 2015.11.6七星彩规律 重庆百变王牌助手下载 新浪彩票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