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些外航还没改标“中国台湾”?美媒盘点 2019-09-21
  • 詹姆斯不太可能加盟凯尔特人,但绿衫军将保持活跃 2019-09-21
  • 2018春天读诗之夜专题报道 2019-09-02
  • 泰坦尼克基金在博鳌举行启动仪式 2019-08-31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8-25
  • 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万群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25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8-20
  •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08-19
  • 习近平两会新语之“干”字篇 2019-08-1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 10本书,读懂人民日报70年 2019-08-17
  • Срочно Закон о надзоре одобрен на заключитель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1-й сессии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8-11
  • 提出表扬!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08-09
  • 浏阳启动“党的十九大光辉照乡村”文艺村村演 创新十九大精神传播方式 2019-08-09
  • 李肇星:与《人民日报》的不解之缘 2019-07-26
  •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随芳章节列表 > 随芳_ 第十一回 鬼神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随芳  第十一回 鬼神

        克?

        夏随锦忍笑,拍了拍虞芳的肩膀,沉痛道:

        “神算子说我克你,克夫的意思?轻的话,我事事儿压你一头,往大了说,可能克死你。所以这事可大可小,你真的还要跟着我?”

        虞芳回头,只道:“你跟那神算子打什么哑迷?”

        “嘘!”

        夏随锦伸出食指抵在虞芳的嘴唇前,笑嘻嘻道:“此事等会儿再说,先去买干粮。对了,再买些纸钱?!?br />
        “买纸钱做什么?”

        夏随锦捂嘴挑眉,玩味地道:“他们不是说断天崖上有索命的仙姑么,烧纸钱讨好仙姑,说不定仙姑就放过咱们了?!?br />
        然后扬长而去,进了一家布坊。

        山路崎岖,夏随锦捡了一截木棍拄着,一瘸一拐往前走,呼吸带喘大汗淋漓,虞芳悠然闲适的模样看上去像是春日郊游的公子哥儿,指着一处潺潺溪水,道:

        “水里有鱼”

        “怎么,你还想下水摸鱼捉虾?”

        虞芳不置可否,但望着溪水的目光很是向往。待走到密林深处,他道:

        “这里没人,你可以说了?!?br />
        “呀,你还惦记着那哑迷???!我这儿有肉包子,你饿不?”

        虞芳道:“不饿?!?br />
        “有清水,渴吗?”

        虞芳道:“我不渴,也不累?!?br />
        夏随锦一屁股坐到路边的大石头上,衣袖擦了擦额头的热汗,道:“我又饿又渴,还很累,你也过过来歇一歇?!?br />
        他从背上的布包拿出一块面饼,掰开,分给虞芳半块儿。

        虞芳道:“我不饿?!?br />
        “那我自己吃了。我看你不是不饿,是嫌弃饼糙?!?br />
        夏随锦灌了一口清水,又道:“进徽城的时候,你留意到城口的功德碑没有?”

        “……没”

        “那功德碑上写得清清楚楚,徽城一开始是沈家堡堡主沈徽建造的善庄,是为了收留断天崖下流浪的孤儿,后来名气大了,乞丐流民都来这儿安家,没过几年,就成了现在的徽城?!?br />
        “我只听过薛家堡,不曾听过沈家堡?!?br />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夏随锦咬了一口面饼,突然问虞芳:“你多大了?”

        虞芳耳朵尖儿微红,迟疑地回答:“过了年就整二十岁了?!?br />
        “你十九岁啊,十三年前你才六岁,也难怪没听过。十三年前,武林中只有沈家堡,且名声很好,我还记得沈堡主有两个极漂亮的女儿,父皇很喜欢,还开玩笑说要把大女儿许配给我,当然我拒绝了,我是要混吃混喝等死的,还是个瘸子,人家姑娘嫁了我不就是跳进火坑么?!?br />
        虞芳煞有介事地点头:“确实?!?br />
        “之后没过不久,沈家堡一夜之间灭门,那神算子说是土匪屠杀,后来沈堡主的弟子薛正峰将那窝土匪杀得干干净净,借着沈家堡的好名声,在这断天崖顶创立薛家堡。自那之后,薛家堡名声鹊起,武林中再无沈家堡?!?br />
        说到最后,夏随锦忍不住幽幽一叹,道:“都说沈堡主是个大善人,可善无善报,贼老天当真是不公道?!?br />
        “你跟那神算子打听要遮遮掩掩的,这是为何?”

        夏随锦却讥嘲一笑,神色有些冰冷,道:

        “忌讳呗。在薛家堡的地盘上打听沈家堡,就是明摆着戳薛家堡的痛处。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孤家寡人一个,还是事事悠着点儿的好?!?br />
        虞芳唇角一弯,道:“你才不是孤家寡人,你有我?!?br />
        夏随锦正在唏嘘不已,乍一听这话,心里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不疼不痛,酥酥麻麻的感觉很是怪异。他扭头看虞芳,虞芳正在低头摆弄灰扑扑的袍子,嘴里嘟囔着:

        “又脏了……”

        这一路走来,白衣成了灰袍。

        夏随锦立即道:“今晚不帮你洗了?!?br />
        这孩子对白衣的执念太深了,在“梨花镇”的时候还好,整日里极少出门,白衣上沾不到灰,可这几天风尘仆仆地赶路,白衣脏了,每回吃完晚饭他都要蹲在木盆前哼哧哼哧搓衣服,心情真是一言难尽。

        虞芳扭开头,路边有株梨花树正簌簌飘着雪般的花雨。他突然停住脚,指着梨花树后的山坡,道:

        “那儿有具骸骨?!?br />
        “什么,骸骨?在哪儿?”

        夏随锦跳起来,扒住虞芳的肩膀看,跳了几跳,果然见乱石堆里散着一架白骨。

        不仅是骸骨,清澈见底的溪水旁落有几只腐鸦,正在啄食一具腐烂的人尸。腐臭的气味飘到夏随锦处,肚子里的面饼翻腾,然后他扶住一棵歪脖子树,恶心吐了。

        夏随锦灌了口清水漱口,道:“这薛家堡何时成了鬼门关?”

        忙拉住虞芳的手,嘱咐:“你可千万不能乱跑,你发誓?!?br />
        虞芳唇角一弯,道:“我发誓,我跟着你?!?br />
        那双清透澄澈的眸子像是遗落了漫天璀璨的星辰,专注又深情地望过来,夏随锦心口一跳,立即发觉不妙,忙移开脸,双手捧住自己烧红的脸颊,奇怪地道:

        “……我心慌什么?意乱什么?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女儿家,脸红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偷瞄虞芳,哪料正对上一双疑惑地望来的眼睛,听他说:

        “小苏,你好奇怪?!?br />
        夏随锦勉强绷住脸,道:“怎么叫我‘小苏’?”

        虞芳似有些难以启齿,停顿了一刻,才一字一顿认真地回答:“你是仁王爷夏随锦,但‘厉苏锦’这三字是独对我的。你是‘小苏’,只有我这么叫,旁人不能?!?br />
        霎时心跳如狂。夏随锦捂住砰砰乱跳的胸口,倒退数步,道:“别!”

        这时候虞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苦恼:“可我想这么叫,我觉得很好听?!?br />
        夏随锦捂嘴,小小声说:“……随你,但,旁人面前不能这么叫?!?br />
        这算妥协了

        虞芳点头:“好的?!?br />
        然后主动牵起了夏随锦的手,眼含期待。

        这……

        夏随锦觉得莫名的糟糕,心里却也很欢喜,只得顺其自然,道:“赶路吧?!?br />
        ……

        待赶到断天崖半腰,茂密的树荫下藏有一座宅院。

        夏随锦道:“那是沈家堡?!?br />
        走进葱葱郁郁的深林,百年古树攀枝错节,脚下多是落叶枯枝。密林深处传出清脆的鸟鸣,还有潺潺流水声,夏随锦用扶苏剑劈出了一条通路,剑指沈家堡,道:

        “今晚咱们就睡那儿?!?br />
        自“梨花镇”剥皮一事后,虞芳就极其怕虫子?;浞晌璧暮谒劾锒既绾樗褪抟话?,现林子里都是爬虫,白天还好些,看见了就远远躲开,但到了晚上一片漆黑,若是踩到了蚯蚓蟑螂蜘蛛……

        虞芳一阵恶寒,听夏随锦说要夜宿沈家堡,忙连连点头。

        夏随锦失笑:“你要是个姑娘多好,怕虫子就跳进我的怀里,我抱你走,调调情、淫淫乐,多好?!?br />
        虞芳闷声答:“我不是姑娘?!?br />
        密林多是阴暗不透光的角落,夏随锦一人还好,如今跟着虞芳,他可不敢轻心大意,挑阳光正道走,在天黑前赶到了沈家堡的门前。

        沈家堡已荒废了十三年,处处破败不堪,石砖覆盖了层潮湿茵绿的苔藓,走在上面,像踏着柔软的活物。

        夏随锦先找到沈家堡的祠堂,推开门,灰尘簌簌而下,烟尘与檀香木的香味混杂在一起。贴墙的木案上高高摆放了密密麻麻的牌位,两只铜炉里各有半截未燃完的香灰。

        他拿袖子擦了擦地板,跪在蒲团上,道:“沈堡主,我乃仁王爷夏随锦,今晚来您这儿借宿一宿,请您务必行个方便?!?br />
        取出备好的纸钱点燃,火苗窜动,升起的青烟萦绕而上,密密麻麻的牌位在袅袅绵绵的香火中变得模糊飘渺,仿佛与乌黑的墙壁融为一体。然而,这些牌位中有两个牌位格外与众不同,它们摆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身上蒙着一层红布。

        夏随锦若有若无地瞟了那个方向一眼,俯身磕下三个头,便从容起身,道:

        “好了,咱们出去吧?!?br />
        祠堂外尽是荒芜的废墟。四周沉寂无声,偶有鸟鸣啾啾,听在耳里十分遥远。而这个时候,幽静的废墟中突然传出“叮咚”一声清响,近在咫尺,虞芳持剑而立,道:

        “——谁?”

        夏随锦也听见了这“叮咚”声,走近废墟,不忘推开身前的虞芳,道:“你站我身后?!?br />
        不曾想,废墟中竟藏着一池清水,水面正缓缓荡漾着水波。

        虞芳道:“刚才有什么东西在这儿?!?br />
        顿了顿,又像怕夏随锦不信,补充说:“我感觉到了,不会有错?!?br />
        夏随锦噗嗤笑:“兴许是小鸟儿来喝水,丢进了石子。好啦,别管它了,咱们快找一间房住上?!?br />
        他二人走远

        池水上的水波越漾越小,逐渐息为沉寂。突然,又一声“叮咚”脆响,水面缓缓映照出一张苍白若纸的女子面孔。

        那张面孔转动青黑的眼珠,朝夏随锦、虞芳二人离开的方向慢慢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惨白的笑脸。

        此时,日落西沉,黑暗自四面八方袭来,将整个沈家堡婴儿般裹进了襁褓里。

        夜幕降临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随芳》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404 Not Found


    nginx
  • 哪些外航还没改标“中国台湾”?美媒盘点 2019-09-21
  • 詹姆斯不太可能加盟凯尔特人,但绿衫军将保持活跃 2019-09-21
  • 2018春天读诗之夜专题报道 2019-09-02
  • 泰坦尼克基金在博鳌举行启动仪式 2019-08-31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8-25
  • 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万群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8-25
  • 宁德时代登陆A股 创业板迎首只独角兽 2019-08-20
  •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08-19
  • 习近平两会新语之“干”字篇 2019-08-1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 10本书,读懂人民日报70年 2019-08-17
  • Срочно Закон о надзоре одобрен на заключитель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1-й сессии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8-11
  • 提出表扬!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08-09
  • 浏阳启动“党的十九大光辉照乡村”文艺村村演 创新十九大精神传播方式 2019-08-09
  • 李肇星:与《人民日报》的不解之缘 2019-07-26
  • 永诚计划揭秘赛车上百度贴吧 双色球机选号码投注 山东时时五运 上期开下期规律 中国福利彩票客户端 开奖记录-快乐赛车走势手机版 101彩票APP 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真钱官方游戏 3d试机号走势图一机一球 30选5今天开奖号 天津开奖 福建时时11选五投注技巧 自学入侵私彩网 王牌电玩城相同的游戏 棋牌app源码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404 Not Found -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