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缅甸资深媒体人高度评价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立意高远 内涵丰富 2019-03-20
  • 消费级检测基因的“诊断”靠谱吗 2019-03-20
  • 人民网慕课“大数据指数学院”正式上线 2019-03-20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3-19
  • 兰州大雨!消防出动疏散被困群众  一名孕妇被救出 2019-03-19
  • 河北省公布8起交办群众信访举报问题查处整改情况 2019-03-18
  • 打造历史文化名城 “安宁记忆”项目启幕 2019-03-05
  •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把握好大气候与小气候的关系 2019-03-05
  • 那片海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9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1-09
  • 《剩女时代》解析性别歧视等现象背后的“剩女”成因性别歧视剩女 2019-01-04
  • 陕煤集团多家分公司5月煤炭铁路装运量创历史新高 2018-12-22
  •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随芳章节列表 > 随芳_ 第十二回 仙姑

    3d和值走势图:随芳  第十二回 仙姑

        晚上,夏随锦是抱住虞芳睡的。

        身下的被褥是从陈旧的橱柜里扒出来的,透着股馊臭的难嗅气味儿,只是夏随锦能忍,虞芳不能忍。

        夏随锦扮可怜又卖乖,总算哄得虞芳愿意同他睡,小小一方床铺上,他紧紧搂住虞芳的背,脸窝进他头发里,觉得虞芳不太开心,因为怀里的身子一直绷得紧紧的。

        窗户关不紧,呼啸风声如鬼婴哭泣般回荡在窗外,又似是凄厉哭嚎着飞远,婆娑树影张牙舞爪,仿佛要透过缝隙钻进来。

        夏随锦不敢睡,时刻留意着窗外的动静,这时怀里的虞芳动了动肩膀,被他的手脚束缚着,似要挣脱开。他却不敢松手,又搂紧了,道: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br />
        虞芳道:“你松开些,我要喘不过气了?!?br />
        夏随锦默默将两条胳膊松开,然后挪到腰间,又紧紧环住。

        虞芳:“……”

        躺在发霉的被褥上,唯有怀里有温暖的,腐朽的恶臭中一抹若有若无的梅花香气像是甘醇的陈年老酒,夏随锦心头有些飘飘然,又道:“其实,我很喜欢你……”

        怀里虞芳一抖:“……什,什么?”

        “不要慌,我没断袖的癖好,听我说完。你给我的感觉……唔,怎么说呢,好像我娘,这样抱着你,像抱着娘一样?!?br />
        这是掏心窝的真话,虞芳的疏冷与不经意间露出的笑容,还有身上淡淡的香气,都像极了玉千雪。

        都说:外甥多像舅,侄女像家姑。虞芳像极了玉千雪是怎么回事儿?

        夏随锦乱七八糟想着,不知何时虞芳竟转过身,淡香的气息扑来,他一定神,发现虞芳正专注地看着他,说:

        “我不是你娘?!?br />
        他失笑:“你当然不是,我娘可比你漂亮多了。等找到九龙令,你要不要跟我回金阙?我带你见我娘?!?br />
        寰朝都城是金阙城,传闻中金雕玉砌的繁华之地。

        虞芳问:“我为什么要见你娘?”

        二人凑得极近,夏随锦能看见他轻轻颤动的如羽扇铺下的睫毛,他像是很紧张,清透眸子羞怯地低垂着,嘴唇微微红。夏随锦不禁轻轻笑了,逗他:

        “你不想见我娘么?这可怎么好,我还想拜访令堂,你不愿,便罢了?!?br />
        乱舞的树影投在墙壁上,幽昧月光惨淡如灰。这时风声骤紧,窗户呼呼灌进刺骨的冷风,一道袅袅若烟的影子映在了窗前。

        虞芳嘴唇分开,似要说些什么,恰看到窗户微开,一缕扬起的青丝吹拂而过。他眼神骤冷,摸到枕边的荷华剑,刚要出声提醒夏随锦。

        与此同时,夏随锦斜飞的眉毛上挑,在他发出声音的前一瞬用嘴堵了上去。

        虞芳:“……???!”

        夏随锦笑得两眼弯弯,像只奸诈的老狐狸。

        唇齿相依,气息交缠。

        风吹半扇窗,露出一条倒挂桂树上的男人。那张青白脸正面向窗户,双目凸出,紫红的两片嘴巴咧开了一条缝,像是在笑。

        夏随锦背对着窗户,他的双手双脚禁锢住虞芳,嘴也堵上,正轻咬虞芳的嘴唇,察觉他张开嘴,立即趁机将舌尖钻了进去。

        又过了一会儿,夏随锦松开,满意地道:

        “好了”

        却见下一刻虞芳翻身压上他,怒道:“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你知不知道外面——”

        “我当然知道!外面有东西?!?br />
        夏随锦悠然地截道,见虞芳面露惊讶之色,暗叹果真是个懵懂无垢的小少爷,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严肃的脸颊,道:“敌在暗我在明,不可轻举妄动。你若信我,就听我的话,按我的法子来,包管那东西乖乖送上门来,不会错;如果不信,你现在就能冲出去,拿你的剑将那邪祟杀尽,只是……那可真是要了你我的命了?!?br />
        虞芳抿了抿嘴唇,不甘道:“你为何这么有把握?”

        夏随锦傲然道:“因为我是仁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br />
        当今世上只有五位王爷,他是最大的那位,不仅如此,世人眼里夏帝是天下之主,掌天下权势,光辉昭昭当为九天日月,那么大暗宫便是与“日月”相反的存在,于黑暗中孕育而生的双目,秘密监视着这个世间。

        ——而他,夏随锦,则是大暗宫的首领。

        其实,他想不通,五位王爷中,上一任首领明王爷为何独独中意他作为继任者?

        夏随锦乐呵地想:可能我身上有其他王爷不具备的过人之处罢。

        当然这些事不能跟虞芳说,他勉强压住上弯的嘴角,认真道:

        “你要信我,不然我会伤心的?!?br />
        虞芳道:“我信你?!币涣臣岫?,坦率地表达出对夏随锦的深信不疑。

        夏随锦再也绷不住,上弯嘴角,笑了出来,道:“我困了,想睡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么?”

        虞芳眨了眨眼睛,装出听不懂的模样。

        “你要这么压着我睡吗?”

        夏随锦盯住身上的虞芳,见他清傲高洁的面颊不变,清透的眼神却逐渐渗出一丝荡漾的笑意,立即知道他心里是欢喜的,鬼使神差地将胳膊搭上了他的腰。

        这时候,虞芳说:“你抱我太紧,我喘不过气。我要压着你睡,这样,你就不能抱我了?!?br />
        夏随锦咧嘴笑:

        “好呀!不过,你得小心别被我踹下床?!?br />
        虞芳的睡姿很好,夏随锦依然不敢睡,扭头看到倒挂在桂树上的尸体,那双青白眼正直直地望进来,不知为何,夏随锦心中生出一种古怪的错觉,好像身处一盘无形的棋局中,一举一动皆在他人的掌控下。

        无论他做什么,那个人都知道,甚至他将要做什么,那个人也知道。

        他实在讨厌极了这种感觉,脑中千头万绪理不清楚。他开始觉得脑袋突突的跳,头疼得没有丝毫睡意,可嗅着虞芳身上淡淡的梅香,不知不觉间竟有了困意。

        再次清醒时,已是日上三竿。

        夏随锦穿靴下床,推开门,正对窗的桂树上几条倒挂的人尸跟晒干的腊肠一样在风中吹来荡去,圆瞪的双目鬼气森森。

        艳阳下,虞芳背对着桂树,身上只穿了件薄衫,正蹲在池水旁搓洗灰扑扑的白衣,脸上又戴上了银面,但从绷紧的嘴唇看出,他的心情不太好。

        夏随锦啃着面饼走过去,问:“能洗干净吗?”

        虞芳闷闷地答:“不能?!?br />
        “这衣服洗了一时半会儿也干不了,要不要我借你一件衣服穿?”

        “……才不要”

        夏随锦自讨没趣,转头看桂树上的人尸,道:“我胆子不小,这尸体吓不跑我。阿芳,你去找个盆,添满水,咱们把祠堂擦一擦吧?!?br />
        沈家堡的祠堂很大,夏随锦所谓的“擦祠堂”,其实是将所有落灰的牌位擦一遍。

        夏随锦擦得很细致,先是湿抹布擦灰,然后是干抹布擦水痕。当擦到角落那两块牌位时,他的手无意间抖了一下,强自镇定掀开了红布,转动灵动的双眸,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地记住排位上的名字:

        沈白露

        再掀开另一块,名有:沈玲珑。

        心里唏嘘,若没有记错,这位沈玲珑正是沈堡主的长千金,父皇说要许配给他的那位姑娘。

        夏随锦脸上仍是严肃的模样,这时候铜炉里的香燃尽了,他又点燃三炷香,正要插进铜炉里,哪料手滑,竟失手打翻了铜炉。

        铜炉“骨碌碌”滚下了木案,又滚进了木案底下。

        夏随锦无奈地叹气,半蹲在地上,将手伸进木案底下,摸索寻找着铜炉,忽地,他的手停住,似是摸到了一个凉冰、细长的“棍子”一般的东西,还有些软。

        “……咦?”

        他疑惑着还要再摸,哪料那东西竟像是活的,摸了一下,第二下时游蛇一般溜走了。夏随锦下意识伸长手臂想抓住“它”,却抓住一个圆溜溜的表面刻有纹路的器皿。

        正是滚进去的铜炉

        只是这铜炉不是找到的,像是它自己滚进手里的。

        夏随锦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扭头看祠堂外打坐运功的虞芳,大声道:

        “虞美人!我擦完了,但还没清扫完,估计明儿也弄不完,你快来帮帮我吧。咱俩一起干活儿,后天就弄完啦?!?br />
        虞芳缓缓睁开眼睛,道:“你为什么非要打扫祠堂?你不是赶时间去薛家堡吗?”

        夏随锦拍了拍衣上的尘土,道:“不急不急。我想着借宿一宿,打扫祠堂作为酬谢。对了,我看沈家堡有个湖,湖里可能有鱼,晚上咱们烤鱼怎么样?”

        虞芳道:“随你?!?br />
        ……

        到了晚上,夏随锦吃饱喝足,来祠堂扫地。

        祠堂里,密密麻麻的牌位在两支烛火的光芒中显得鬼气阴森,露出一股幽暗缠绕的似是不曾安息的怨气。

        夏随锦似是什么都没有留意到,提着个纸灯笼照路,走过废墟旁的池塘,突然脚底打滑,整个人一头栽进了冰凉的池水里。

        “啊我不会水!救,救命……咕噜咕噜……”

        夏随锦挣扎着,池水淹过胸口,不一会儿便像秤砣一般沉了底儿,水面上的胳膊胡乱抓着什么,像在找最后的救命稻草。

        便在这时,黑暗中飘来一只苍白如纸的手,牢牢抓住了夏随锦。紧接着,夏随锦像是一条上钩的鱼儿被拉去了池塘。

        ——可是,谁才是上钩的鱼儿?

        夏随锦只呛了几口池水,那只手想逃开,想重回黑暗中??上乃娼醴醋プ∧侵皇?,用力一拉,将那只手连同“它”的主人一起拉出了黑暗,让“它”彻底暴露在了皎皎月色中。

        夏随锦道:

        “让我猜一猜你是谁?!?br />
        月色如霜皎皎其华,女子一身缟素,幽怨凄美的面容白若房檐上结冻的冰花,看上去极冷极寒。

        夏随锦弯起嘴角,眸光含笑,想试探她是妹妹“白霜”,还是姐姐“玲珑”,可话到了嘴边,只有一句:

        “……是仙姑,对是不对?”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随芳》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404 Not Found


    nginx
  •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缅甸资深媒体人高度评价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立意高远 内涵丰富 2019-03-20
  • 消费级检测基因的“诊断”靠谱吗 2019-03-20
  • 人民网慕课“大数据指数学院”正式上线 2019-03-20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3-19
  • 兰州大雨!消防出动疏散被困群众  一名孕妇被救出 2019-03-19
  • 河北省公布8起交办群众信访举报问题查处整改情况 2019-03-18
  • 打造历史文化名城 “安宁记忆”项目启幕 2019-03-05
  •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把握好大气候与小气候的关系 2019-03-05
  • 那片海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9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1-09
  • 《剩女时代》解析性别歧视等现象背后的“剩女”成因性别歧视剩女 2019-01-04
  • 陕煤集团多家分公司5月煤炭铁路装运量创历史新高 2018-12-22
  •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404 Not Found -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