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缅甸资深媒体人高度评价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立意高远 内涵丰富 2019-03-20
  • 消费级检测基因的“诊断”靠谱吗 2019-03-20
  • 人民网慕课“大数据指数学院”正式上线 2019-03-20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3-19
  • 兰州大雨!消防出动疏散被困群众  一名孕妇被救出 2019-03-19
  • 河北省公布8起交办群众信访举报问题查处整改情况 2019-03-18
  • 打造历史文化名城 “安宁记忆”项目启幕 2019-03-05
  •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把握好大气候与小气候的关系 2019-03-05
  • 那片海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9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1-09
  • 《剩女时代》解析性别歧视等现象背后的“剩女”成因性别歧视剩女 2019-01-04
  • 陕煤集团多家分公司5月煤炭铁路装运量创历史新高 2018-12-22
  •  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一章 新人 01-06

    大乐透走势图:两界LG 第一章 新人 01-06

        01

        十月的一个周末,江源市的清晨迎来浓浓的大雾,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由于能见度不足,周遭的一切事物显得格外深沉,像是在等阳光到来之前保持的某种沉默。

        和硕小区门口突然响起的一阵警鸣打破了这份平静,除了警车之外还尾随的还有一辆救护车。此时在5号楼的楼下已经聚集了一批围观者,大多都是小区里的阿姨妈妈们,有提着菜篮刚从菜市场买完早饭的,还有从家里跑出来看热闹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轻声的互相打探着。

        “这是咋了?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我也刚来,好像是楼上死了人?!?br />
        “哟!快瞧!有人被抬出来了!”这时大家的目光闻声都聚集到了楼道里抬出来的担架上,只见一具裹尸袋被直接抬进了救护车里,而后紧接着就是一大串阿姨妈妈们之间的各种猜测和议论。

        就在眼前这栋楼的509室里,四个人在里面来回走动着,身穿黑色夹克的是刑警大队队长陈浩,33岁,未婚,略带自然卷的头发一早出来没怎么打理显得有些凌乱,皮肤略黑,人高马大。细看此人,浓密的眉毛,深邃的眼睛,再配上一张邪魅的脸,浑身透出一股不羁的痞味儿,但即使这样他依然是整个局里长得最俊的??上д馊似⑵惶?,说话也不讨人喜欢,高大的外形再加上恶霸的气质,与其说是个刑警倒不如说更像个黑道头子。

        陈浩在被害人的房间里到处转悠并且仔细查勘,当他走到客厅置物架前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伸手拿起了架子上的死者照片端详道:“唉,妙龄少女,可惜了?!?br />
        “是啊,还是个美女呢?!苯铀暗氖欠ㄒ娇频呐崂?,资深法医,40岁,已婚。她正弯腰在一旁认真的采集指纹,和她一起来的是徒弟方小梅,实习生,24岁,刚来警局不久。

        “裴老师,你看,这是我刚才在她包里发现的?!狈叫∶钒亚脱さ莞伺崂?。

        “哟,还是名校的学生,浩子,你看看?!背潞朴懈鐾夂沤泻谱?,但警局极少有人敢这么称呼他。

        “李美雯医科大学三年级?!彼邢傅目戳丝辞锏亩?,有现金,身份证,信用卡,借书卡,还有些品牌门店的会员卡之类的。

        “大飞,你这里有什么发现?”陈浩的组员之一,孟飞,已婚已育。

        “目前没有,卧室里也很整齐,贵重物品都在,感觉不像入室抢劫?!?br />
        “嗯?小吴呢?”

        “哦,去调小区监控了?!?br />
        “行,那你去邻居家里了解一下情况,做个笔录?!?br />
        “收到,马上去?!?br />
        裴莉突然注意到了方小梅手里的拎包,说道:“哟,这包还是名牌呢,今年LV的新款,可不便宜,估计也得万把块?!?br />
        “给我瞧瞧?!背潞平庸叫∶肥掷锏陌舷麓蛄孔?,一脸不屑的说:“嗯?就这么个破包卖这么贵,你们女人的钱还真好骗?!?br />
        裴莉朝陈浩扔了个白眼,悠悠的从嘴里吐出五个字:“活该你单身?!?br />
        等陈浩他们一行人回到警局已经快中午,吩咐了组员两句之后陈浩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

        “路局,小吴说你找我,有事吗?”

        “嗯,对,先坐下说吧?!卑旃依镒诺娜私新氛构?,现任江源市西区公安局局长,47岁,中等身材,长着一张国字脸,虽然年纪不算大,但是头发已经半白,显得很沧桑,乍看感觉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他的客气让陈浩突然感觉十分意外,心想,平时这个老家伙对我说话都像训儿子似的,印象中唯一一次好脸色说话是他刚进警局第一天报到那天,此次以后就再也没那待遇了。

        “老路,你别吓我啊,你今天怎么了这是?突然这么客气,我可是受宠若惊啊?!彼涣尘却阙缎车奈实?。

        “别贫了,跟你说件正经事,明天会有个新人来你这儿报到?!?br />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瞧把我紧张的,不就是来个新人嘛?!彼鋈蛔钜幌?,不对,以前有新人来老路从来不会刻意和他打招呼的,便问道:“这新人什么来头,还要劳烦您来找我?”

        路展国朝他撇了一眼,接着说道:“这个你不用知道,听好了,你以后负责带他,让他跟着你学点东西?!甭氛构6倭艘幌潞笥植沽艘痪?,“还有,你别对新人太苛刻?!?br />
        “我说老路,没点抗压能力做什么刑警啊,你看我的脸像保姆吗?这种带孩子的事情你还是交给别人吧,我没这闲功夫。再说,我这人你是知道的,没点能力的话在我这儿根本待不了,有几个人能经得起我骂的,你还是塞给别人吧?!背潞频牧成厦飨杂∽拧拔也焕忠狻彼母龃笞?。

        “陈浩,这是命令!你不接受也得接受?!甭氛构难凵窭锩挥腥魏畏床档挠嗟?。没法子,谁让他是路展国一手提拔的,即是恩师又是上司,既然路展国开了口陈浩也只能认怂。

        “好好好,你别激动啊。行,我照顾着就是了,把他当皇帝似的供着行了吧?”说完便板着脸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陈浩走后路展国缓缓的靠在了椅子上,冥想了一会后打开了自己办公桌下方左边的第二个抽屉并从里面翻出了一张老照片,照片里面是年轻时的他和警队同僚们的合影??醋攀掷锓⒒频恼掌氛构难凵窭锍渎嘶匾?,只是脸上却露出的笑容却是伤感的,他轻声叹息,“峰子,他真像你”。

        那头,陈浩嘴上是答应了路展国但是心里对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太子爷还是很排斥,心想这种人八成是什么皇亲国戚,没什么能力就找个地方混点经验,混个几年然后随便立个小功就能上位。陈浩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对这种事早也见怪不怪,只是没想到现在被他遇到了,要是他真的对那位太子爷特别优待又怎么对自己手下的人交代。唉,真是想想就头疼,他一个劲的挠着头,心里念叨:真TM麻烦!

        这时吴凯杰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头儿,已经通知被害者家属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br />
        “邻居那里打听过吗?”

        “打听了,案发当天没人见过有人出入李美雯的家,邻居对她也没什么印象,只知道是一个月前刚搬进来的,平时和李美雯之间也没什么交流?!?br />
        “知道了,监控看了吗?”

        “看了,小区只有大门的位置装了监控,边门没有装,所以目前也没有什么发现?!?br />
        陈浩听了皱了皱眉,“走,出发去学校,看样子只能先从那边着手了?!?br />
        02

        第二天的早晨。

        刑警大队办公室门前,路展国带着个生面孔站在了门口,而里面的组员们正各忙各的谁也没留意到他们。

        “来,Xiong-Di们先停一下,我介绍个新人给大家认识一下?!甭氛构笊乃档?。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下意识的看着站在路展国身边的那个男人,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身形虽然有些单薄,但五官清秀俊俏皮肤白净,乍看感觉像个大学生。

        “从今天开始,他会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洛一,你自我介绍一下吧?!彼牧伺难下逡坏募绨蛩?。严洛一有点小紧张,突然这么多人都看着他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各位同事大家好,我叫严洛一,很高兴能加入你们,以后我会跟着师兄们好好学习,我知道大家都挺忙的,也不多说废话了,我会尽量不给大家添麻烦的?!毖下逡欢宰糯蠡锒狭烁龉?,大伙儿愣愣的望着他,因为之前也没听陈队提过这茬所有人就这么沉默着,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你好,欢迎你加入?!蔽饪芗笆备朔从α⒙矸⑸蚱平┚?。

        “哦,这位是小吴,在这儿工作了三年了,是我们这儿跑的最快的。旁边这个小孟,资历最深,老江|湖了很有经验,你多和他学习学习?!甭氛构呈瓢哑渌淖樵倍即笾碌慕樯芰艘幌?,然后往陈浩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人不在。

        “陈浩呢?还没来吗?”

        “哦,在呢,昨天那个死者李美雯的家属来了,头儿现在正询问情况?!蔽饪芗泵馐退?。

        “好,那就这样吧,洛一,好好干,多学着点?!甭氛构牧伺难下逡坏募绨?,交代完就转身离开办公室。

        路展国一走气氛顿时又尴尬了起来,因为陈浩不在孟飞和吴凯杰也不知道该让严洛一做些什么,两个轻声耳语了两句,孟飞转身对严洛一说道:“那个,小严啊,我们队长还没回来,待会等他回来了再看怎么安排,我这里有昨天发生的命案资料,你先拿去看看吧?!泵戏伤低昃桶咽掷锏淖柿系莞搜下逡?。

        严洛一接过资料后就在一旁看了起来,才刚翻了没几张,一个穿黑色皮衣的人如同自带气场般快速走了进来。黑衣人进来的瞬间就看到了严洛一,他皱了皱眉头已然猜到了是谁。

        吴凯杰立刻介绍道:“头儿,这是路局带来的新人?!?br />
        一听是队长,严洛一突然一阵紧张,直挺挺的站在陈浩面前敬了个礼,“队长,我叫严洛一,今天第一天报到?!背潞菩毖郯蜒下逡淮由系较律ㄊ恿艘槐槊唤踊?,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友善。一旁的组员们也有点纳闷,心想陈队平时对新人都挺客气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像见到仇人似的。

        严洛一也隐约感觉到了这个队长貌似不太欢迎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有人拿好资料,会议室集合!”陈浩大声喝道。所以组员们迅速的拿起手中的资料跟了上去,包括严洛一。

        会议室里,组员们都认真的围坐在一起,陈浩站在最前面的墙边,指着身旁贴满资料的展示板做着案件陈述道:“死者李美雯,女,22岁,是本市医科大学大学三年级学生,案发现场的屋子是李美雯租来的,在一个月前刚从宿舍搬到和硕小区的,她的尸体是昨天早上6点邻居发现的,当时门是半开着的,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家中也没有被盗。李美雯的父母都是农村的,家庭条件并不宽裕,她是家中独女,老两口所有的积蓄都用来供她读书了,有时候甚至要问亲戚借钱给她付学费,而且她的父母并不知道她已经搬出了宿舍。问题是我们在被害者家里发现的名牌包和高档消费场所的会员卡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东西明显不是她能消费的起的?!?br />
        吴凯杰接着说道:“学校那里也查过了,同寝室的几个女孩说之前没搬走的时候李美雯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学校里,而且知道她有一个男朋友,只是谁都没见过这个男人的样子,她甚至连打电话都是偷偷跑到寝室外面的阳台上打?!?br />
        陈浩想了想,“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李美雯的金主。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关键的线索应该就是这个神-秘-男-友?!?br />
        “不过,我们在现场没有找到死者的手机,应该是被凶手拿走了?!蔽饪懿钩涞?。

        “我从电信局那里查了通话记录,排除掉无可疑的号码之外,有一个号码查不到身份,没有注册过,而且这个号码平时联系次数比较频繁,也是手机最后一个接通的电话。但目前这个号码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追踪不到?!泵戏山幼潘档?。

        “李美雯的家里也没有采集到有用的指纹,大多都是她自己的,而其他的都不完整?!蔽饪芗绦钩涞?。

        “看来要找出这个神秘男友还有点难度?!背潞葡乱馐兜哪恿四油?,一旦遇到不易解决的事情就会有这个习惯动作。不过陈浩可不是一般人,性子倔,越是困难越的案子越是起劲,他可是业内出名的“鬼见愁”,只要是被他盯上了就一定死磕到底,因此破案率也非常的高。他身手敏捷敢打敢拼,短短三年就凭借自己的能力当上了队长,手下的组员一个个也都服他,缺点就是做事情有些冲动一言不合就上手,狠辣是狠辣了点,但总的来说陈浩从能力上讲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刑警。

        03

        散会后,严洛一在办公桌前低着头仔细的翻阅着拿到手的资料并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手册上做着记录,之前关于案情的陈述也听得极为认真,这是他作为一个刑警第一次碰到的案子,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帮上忙,哪怕一点点也行。

        “那谁?你叫什么来着?”严洛一抬头一看,一看来人瞬间紧张起来,陈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边,而他竟完全没有觉察到。

        “队长,我叫严洛一?!彼酒鹄醇泵卮鸬?。

        “走,跟我来?!背潞葡蛩沽烁鲅凵?。

        “是,队长?!?br />
        严洛一一路跟着陈浩也没问去哪里就这么跟着,他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最后两人走到了法医室门前。

        法医室里裴莉正坐在一旁看着显微镜忙着手头上的工作,助手方小梅看到了陈浩走了进来,顺带也注意到了他身边带着的那个人,是张生面孔,但长得却眉清目秀俊俏的很,简直是她心目中标准的阳光美男。她不由自主的朝严洛一就多看了两眼,或者用目不转睛形容更贴切。

        “小梅,我来拿验尸报告,顺便了解一下尸体的情况?!?br />
        “陈队,你身边这位是?”方小梅两眼放光的问,她压根没听陈浩讲话,春意盎然的好奇心早已经写在脸上。

        “哦,我们队来的新人,我顺便带他来一起了解一下?!?br />
        这时严洛一才知道陈浩带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其实他本来也想看一下尸体情况,想不到自己还没开口陈浩就带他来了。

        “你好,我叫严洛一,以后还请您多指教?!彼⑿ψ哦苑叫∶匪?。

        “别您啊您的,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叫我小梅就行了,我是裴老师的助手,还在实习中,以后也请多多指教?!狈叫∶匪底帕扯己炝?,眼前突然冒出个大帅哥和他说话确实让她有点小激动。这也难怪,整个西区公安局除了陈浩还能看,其他要么就已婚的要么就是长得太容易让人忽略??上С潞剖歉隼说醋?,不正不经的那副德性并不招她喜欢,而眼前这个就不同了,那是块宝石,闪闪发光的那种。

        “你们来新人啦?”裴莉干完手里的活儿从桌子旁朝陈浩他们走了过去,顺便把严洛一上下打量了一番。

        “哟,我说浩子,你看看人家把自己捯饬的多干净啊,往你旁边一站,直接把你衬的像个猥琐大叔似的?!迸崂蚱绞本拖不赌贸潞瓶嫘?,方小梅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行了行了,办正经事要紧?!背潞圃缇拖肮咛崂蚣范宜?,只是今天旁边是个新人,而且还是个不着他待见的新人,这让他觉得有点没面子赶紧让裴莉换话题。

        “行,那就说正事,先跟我过来看一下尸体吧?!彼婧笈崂虬蚜礁鋈肆斓礁舯谕J?,走到一张盖着白布的尸体前缓缓揭开白布,上面躺着的就是李美雯的尸体?!案菔迩榭雠卸纤劳鍪奔涫怯Ω檬乔疤焱砩?0点到11点之间,颈部有明显淤痕,除此之外身体无其他明显伤口,她是被活活勒死的,不过身上没有性侵痕迹,可以排除奸杀的可能。根据淤痕的形状判断勒死死者的凶器宽度应该在3到5厘米之间。我在死者指甲缝里发现了部分皮肤组织还有一些纤维物质,我检查了纤的维成分,应该是属于某种真丝的面料。皮肤组织我已经对比了资料库,并没有匹配的DNA?!?br />
        陈浩对尸体已经见得多了,他朝严洛一瞟了一眼,见他正专注的看着李美雯尸体。这倒是让陈浩有点意外,以前来的新人一般看到尸体都会下意识的往后退,这小子倒是越凑越近。

        “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吗?”

        “对了,还有一点,死者应该一个月前做过人流手术?!?br />
        “人流?”陈浩两眼放光,“牛逼啊裴姐,连这个你都能知道?!”

        裴莉转身从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纸递给了陈浩,“谢谢你的夸奖,不过这是从她包里的暗袋里找到的,希望对你有用?!?br />
        陈浩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手术单,上面记载着李美雯的做人流手术的具体情况,这个线索的确对陈浩很有用。

        “走,去趟医院?!?br />
        严洛一都还没来得及接话陈浩已经走出了法医室门口。

        “小帅哥,别愣着了,你倒是跟上去啊,”裴莉笑呵呵着对傻站着原地的严洛一说。

        严洛一尴尬一笑后速度跑出了门。

        裴莉看着严洛一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惆怅,唉,我儿子以后要是能长成这样那该多好。

        04

        从警局出来后严洛一跟着陈浩的警车一路开到医院,两人迅速到保安室调当天的监控。通过监控录像发现李美雯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医院,可是最后离开时李美雯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和她差不多年纪的样子,并由她搀扶着李美雯走出了医院。

        “等等!停一下!”严洛一定睛一看,发觉这个女人越看越眼熟,“怎么是她?”

        “你认识她?”陈浩诧异的看着严洛一。

        “嗯,没错,我的确认识她,她也是医科大学的学生?!?br />
        “走,那还等什么,马上去学校找她?!?br />
        严洛一出发前给文静去了通电话让她在校门口碰面,不过电话里并没说清什么事情。文静很是意外,这是严洛一第一次主动约她见面,她忽然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得想入非非起来。不过但当她看见严洛一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时,她的心情瞬间从喜悦变成失落。

        “洛一,你找我什么事???”失落的情绪转换成了好奇。

        “文静,你认识一个三年级的女学生叫李美雯的吗?”

        “嗯,认识啊,她怎么了吗?”

        “一个月前你是不是陪她去过医院?”

        “诶?你怎么知道?”好奇转换成惊讶。

        “你知道她去医院干嘛吗?”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她那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在医院里做了个小手术,因为人有点虚弱走不了路,让我帮忙去接她回宿舍。然后送完她后我就去了,回来的路上她也不说话,看着挺可怜的,我也就没多问什么?!?br />
        陈浩和严洛一的表情略显失望,看样子她对李美雯做人流这件事并不知道内情,陈浩接着问道:“那你平时和她关系怎么样?”

        “一般吧,因为我们有相同的主修课程,所以在教室里经常遇见,偶尔也会聊聊天,你们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严洛一并不想把李美雯的死讯告诉文静,毕竟凶杀案这种事情也不太适合告诉她,正当他想找个理由时,旁边那位已经先声夺人。

        “她死了?!背潞频ǖ乃盗顺隼?,他可没这么多怜香惜玉的想法。

        “什么!死了?!怎怎么会?”他说的这三个字着实把文静吓得不轻,刹那间花容失色。

        严洛一无奈之下把陈浩拉到一边,轻声说道:“队长,还是让我来问吧,你这样容易吓到别人,您先回车里坐会儿吧?!逼涫党潞撇痪醯米约旱幕坝惺裁次侍庠趺淳拖抛潘?,不过看严洛一和她挺熟络的自己倒也可以省点力气,干脆顺他的意回了车里。

        严洛一笑了笑,委婉的说道:“没事,你尽量把你知道的情况告诉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用紧张?!蔽木驳懔说阃?,然后缓了缓说道:“李美雯平时好像朋友不多,我看她总是一个人出入学校,不过她有时候上课无聊也会和我聊两句,我知道她有个男朋友,可能是校外的吧,因为都是手机联系,我也从没见过她男朋友,不过这个男的应该挺有钱的,我看她身上背的是名牌包,说是男朋友送的?!?br />
        “关于她的男友她还透露过什么吗?”

        “没有,我几次问她男友的事情她都不怎么愿意回答我,相当保密。不过有一次她送他男友一条领带特地来问我意见,问我款式好不好看?!?br />
        “领带?什么样子的?”

        “嗯斜条纹的,好像是灰白相间的。我有点忘了,但是感觉不像年轻男人用的那种?!?br />
        “那还有其他什么吗?”严洛一把文静说的都记录在自己的小手册上。

        “嗯没了,我一时也想不起什么来了”文静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如果你还想起什么来记得联系我?!?br />
        “哦,好?!蔽木残┬碛械悴簧?,默默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文静,刚才和你说话的是警察吗?”从背后突然传出的说话声把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生物医学系的教授袁振,四十出头,穿着得体讲究,看上去相当斯文端正。袁振长得不错,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而且说话彬彬有礼,学校里很多女生是他的粉丝。

        “哦,袁教授,刚才是我的一个朋友咨询我点事情?!?br />
        “我看到他旁边有一辆警车,出有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哦,没事,随便聊聊罢了?!蔽木膊⒚挥刑崂蠲丽┑氖虑?,以免大家以讹传讹。

        “没事就好,那我先去上课了?!痹窭衩驳男α诵?,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文静目送他离去时突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呀!要迟到了!”,她来不及细想便径直朝教室的方向奔去。

        05

        严洛一和文静告别后就跟着陈浩离开了。车上,严洛一把刚才问到的内容向陈浩复述了一遍,虽然内容不多但陈浩已经能猜出个大概。

        “你和那个女的很熟吗?”陈浩有着双毒辣的眼睛,他看得出文静好像对严洛一有意思,刚才他们在对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坐车里观察。他原本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对组员的私生活也从不过问,主要是他对严洛一的背景和来历比较好奇,所以想着顺便打探一下。严洛一对这些也不避讳,直接把他和文静认识的经过都告诉了陈浩。

        两年前,当时严洛一还是片区的派出所里的一个小警员,因为有群众报案在公交车上有变态猥|亵妇女,所以他就便衣在公交车里潜伏,后来当场抓到变态的时候正被猥|亵的那个女孩就是文静。

        “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她当时整个人都吓懵了,我给她做了心理疏导,然后就认识了?!毖下逡患虻サ母爬艘幌?。

        “噢原来是英雄救美啊?!背潞频灰恍?,笑得别有深意。

        可惜严洛一没觉察出他话里的意味,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英雄救美也谈不上,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罢了?!?br />
        陈浩心想这小子的情商未免也太低了点,人家姑娘那么明显的好感居然都看不出来,路展国别是塞了个傻子给他吧。为了确认严洛一是不是傻子,他看似随意却是刻意的问道:“你对这案子什么看法?”

        “我猜李美雯的男友应该有一定身份地位,而且很可能有家室?!闭飧龌卮鸬故侨贸潞仆β獾?,因为答案和自己推测的一致,幸好这小子虽然没情商但还算有点智商。

        这时车子正好开到案发小区附近,严洛一向陈浩提出申请想去现场看看,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陈浩同意了。于是,两人一同回到了案发的那间屋子里。

        一进屋陈浩指着客厅的那张沙发说道:“这就是死者被发现时的位置,尸体当时仰面倒在沙发上?!毖下逡环⒕跽飧錾撤⒌奈恢檬钦宰糯竺诺?,隐隐觉得有点奇怪,问道:“队长,我记得你之前说死者被发现时门是半开着的对吗?”

        “嗯,怎么?”

        “凶手会不会是故意让我们发现的?”

        “不是没有可能,但不能百分百确定。有些第一次杀人的犯人会也因为慌张,所以仓促逃走时忘记关门?!?br />
        “可是他却记得拿走手机和凶器”严洛一觉得这一点有些奇怪。

        陈浩朝他看了一眼,对他有这样的想法颇感意外,顿了顿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毕竟这些都是猜测,最终还是要用证据说话?!?br />
        事实上严洛一的怀疑陈浩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新人第一次接触凶案也能发现这些细微的疑点,心里开始对他有点另眼相看了。趁严洛一四处转悠的时候他在一旁暗暗的观察着他,不知怎的他开始回想起了自己刚做刑警时的样子。那时的他和严洛一一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有时甚至自以为是,还经?;嵋蛭约旱穆趁Ц永锎床簧俚穆榉?,那时他的队长就是路展国,如果不是因为有路展国保他,否则以他这种暴脾气早就被踢出刑警队了。

        陈浩想起从前自己的傻样就不自觉的笑了,相比较而言眼前这个新人做事还挺认真的,比起从前的自己要沉稳的多。之前在路展国说要把严洛一交给他的时候他原本打算趁机找出这小子的纰漏,然后再好好教训一顿,最后让他知难而退自己走人,当时还觉得自己计划的挺好的,现在想来好像有点过激。

        “队长,我能把这瓶酒带回局里吗?”严洛一站在客厅旁的一个玻璃柜前,指着柜子里一瓶喝了一半的洋酒说道。

        陈浩听了这话立马脸色一沉,张口骂道:“你丫的想喝酒想疯了吧!”

        严洛一笑了笑说道:“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觉得这瓶酒上可能会有李美雯男友的指纹,想带回去验证一下?!?br />
        “这瓶酒有什么奇怪的吗?”陈浩疑惑的问。

        “这瓶酒叫Ballantine’s,威士忌的一种,口感比较重,酒精味偏大。不像一般女人会喝的酒,所以我怀疑这瓶酒是专门给他男友喝的?!?br />
        “噢?你还懂酒?”

        “略懂一二吧?!?br />
        “行,那就带回去吧?!?br />
        严洛一戴着手套,小心翼翼的把酒拿了出来,套上了塑封袋装进了包里。

        之后两人在房间又转悠了一会儿,确认没什么其他发现便直接回了警局。

        06

        这天的凌晨两点,严洛一在睡梦中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叫醒了,他睡眼惺忪地随手接起电话,沙哑的发出一声“喂?!?br />
        “洛一我我想起来了!”电话那头是文静支支吾吾的声音,语气显得甚是紧张。

        “想起什么了?你别紧张慢慢说?!毖下逡辉じ械绞怯泄匕讣男畔?,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瞬间睡意全无。

        “那条领带就是李美雯送他男友的那条我我看到了?!?br />
        “在哪里看到的?”

        “一个男人的身上,我们学校的可是,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你先别慌神,也许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但是任何一条线索都能帮助我们破案?!?br />
        文静停顿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先冷静一下,随后说道:“今天我碰到了生物医学系的教授,他叫袁振。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那条领带,当时我也没多想,可是我刚才梦见李美雯了,她拿着盒子里的领带给我看,而那领带和袁振脖子上那条一模一样,然后我就吓醒了。洛一,我现在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br />
        “我知道了,你别着急,也有可能袁教授只是有一条一模一样的,等我们调查一下就知道了,你先安心去睡吧?!?br />
        “哦那好吧晚安?!?br />
        等文静挂断了电话后严洛一陷入沉思,如果按照之前他对嫌疑人的人设推测,这个袁教授与李美雯的神秘男友契合度的确很高,但是仅仅凭一条相似的领带是不够证据抓人的。不过既然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也算是有了头绪,现在只差找个找个机会证实一下。

        清晨,他打通了文静的电话,请要她帮一个忙,他想借袁振的指纹一用。

        上午九点半,陈浩带着一张没睡醒的脸走进了大门。刑警队里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他下意识的看了看严洛一的位置发觉是空的,于是走到隔壁桌的吴凯杰身边问道:“姓严的人呢?”吴凯杰用眼神指了指严洛一桌上没吃完的早饭,“喏,我一早来就看见这个了,不过人倒是没见着?!?br />
        吴凯杰嗅到一阵酒气,他靠近陈浩的衣服闻了闻,调侃地说道:“头儿,你昨晚又去酒吧啦?”

        “嗯,现在头还有点疼?!?br />
        “怎么样?泡着妞了没?”

        陈浩用充满自信的眼神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满是邪气的微笑,答案明显是肯定的。

        说来也有趣,陈浩属于那种英俊潇洒却放浪不羁的类型,但在酒吧里却从不主动和谁搭话。他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但即便如此每每还是会有漂亮姑娘看上他,最后直接把自己送到他的碗里,这真是应了句俗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然而一夜情过后自然不会有下文了,想必陈浩连她们的名字都不会记得,吴凯杰不禁为“她们”扼腕叹息,心想像陈浩这种男人也不知道将来会载在什么样的女人手里。

        一进办公室,陈浩习惯性的打开了他桌上咖啡机泡了杯咖啡,心里想着严洛一这家伙才刚上班没几天就擅离职守,看样子对他还是太客气必须得好好管教管教才行。他悠闲的拿起了装满咖啡的杯子在鼻子下闻了闻,真香。

        “队长,我找到线索了!”严洛一门没敲门直接冲了进来兴奋地大声喊道。

        陈浩被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惊,手一抖,嘴边的咖啡直接喝进了鼻子里,顺带还洒了他一身。他一脸怒意地边擦边呵斥道:“你他妈的进来不知道先敲门??!”严洛一见状后急忙上前赔礼道歉并帮忙一起擦洒在桌上的咖啡。

        随后陈浩缓了缓神,瞪着眼望着严洛一问:“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线索?”

        “你看,这是我在李美雯柜子里发现的那瓶威士忌上的指纹比对,资料上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神秘男友,他叫袁振,是医大的副教授?!毖下逡槐咚当甙咽稚系奈募莞顺潞?,陈浩迅速从他手里接过翻看起来,那眼神就好像猎人发现了猎物一般兴奋了起来,“走!既然找到人了还等什么,先把他逮回来再说!”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404 Not Found


    nginx
  •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缅甸资深媒体人高度评价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立意高远 内涵丰富 2019-03-20
  • 消费级检测基因的“诊断”靠谱吗 2019-03-20
  • 人民网慕课“大数据指数学院”正式上线 2019-03-20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3-19
  • 兰州大雨!消防出动疏散被困群众  一名孕妇被救出 2019-03-19
  • 河北省公布8起交办群众信访举报问题查处整改情况 2019-03-18
  • 打造历史文化名城 “安宁记忆”项目启幕 2019-03-05
  •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把握好大气候与小气候的关系 2019-03-05
  • 那片海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9
  • 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 2019-01-09
  • 《剩女时代》解析性别歧视等现象背后的“剩女”成因性别歧视剩女 2019-01-04
  • 陕煤集团多家分公司5月煤炭铁路装运量创历史新高 2018-12-22
  •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